留人阅读

已完结

背靠暖阳,顾后方知

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 分类:言情 字数:0字 作者:顾知漫 方銘瀚

黑暗,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阵阵han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……     顾知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,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她只知道她要逃……     对,逃得远远的……     愣愣的望着眼前一片似乎要将她吞噬地方黑暗,顾知漫突然停下了脚步,逃?为什么要逃?她究竟想要躲避什么呢?     眼前,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……     顾知漫走过去,眼前出现一座老旧的房屋,屋外,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儿,小女孩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,他在和她说话,但她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了……     两人说了没几句,小女孩儿便急匆匆的跑到大门边上的花盆下面,从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花盆下拿出一把钥匙……     打开门,警察牵着小女孩进屋,白云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屋内,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去……     一分钟的黑暗之后,屋子里的突然亮起大灯,霎时的光明让顾知漫感到眼珠一阵刺痛,她下意识的偏过头揉了揉眼睛,却见开灯后的警察没有任何动作,他整个人身体僵硬,瞳孔放大、微张大嘴,一张脸写满了惊恐……     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臂,指着小女孩儿头顶上方……     顾知漫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头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,脚踝的位置有一个鲜红色的圆圈,红得发黑的血从女人脚蜿蜒留下,正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……     滴……滴滴……     顾知漫僵硬着抬起头,那是一个被吊在电灯上的女人,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衣,脖子上的勒痕很深,女人惨白着一张脸,一双圆滚滚的眼珠正盯着自己…… 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     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寝室……     顾知漫猛地从床上惊醒,毫无焦距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天花板,“妈!妈!妈……”     “怎么了?!怎么了?!”     "知漫?你怎么了?"     哗啦一声,床帘被拉开,黄昭熙和叶冉跑到床边摇晃着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知漫。     顾知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,xiōng口剧烈的起伏着,鬓边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精致惨白如纸的脸上。     “知漫,你没事儿吧?”叶冉拍了拍顾知漫的肩膀,担忧的问道。     "没……没事。”顾知漫紧紧的捏着被子,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,用几乎快要听不到

精彩试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十二章 被害者家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周末加班,这对陈燃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,早上九点他便准时到公司,脱下大衣后,又马不停蹄的拿出手机给顾知漫发了语音消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知漫,早安,我今天加班,现在已经到公司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完语音,想必这时候顾知漫一定还没起床,陈燃笑着摇摇头,又开始着手做自己的工作,也不知道做了多久,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“嗡嗡”地震动起来,陈燃先是吓了一跳,见到手机上面的未知号码,便很快接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喂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燃哥,我是阿龙,上次你让我查那个警察,我已经调查清楚了。”电话那头,自称是“阿龙”的人声音略沙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陈燃微微一抬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个刑警,重案组的组长,干这一行有几年了,当年在警校也是高材生毕业,去年他调查一起贩dú案,我们这些小混子,没少被他抓去问话,这个圈子里大家都知道他,别看他年纪轻轻的,本事倒是不小,每个被抓去问话的弟兄,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蛊,没两下就招供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燃一边听着阿龙的陈诉,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原子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伙不仅有点小本事,而且来头还不小,他父亲是咱们江城首屈一指的富豪顾封国,在江城还没有人敢动他呢,燃哥,你调查他的底细,该不会是想对他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就别问了。”陈燃有些不耐烦的说道,“我只想知道,他最近在做什么,例如,在查什么案子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哎,还能是什么,不就是江城大学那起命案呗。”电话那边顿了顿,又说道,“不过说来也奇怪,咱们这的翔哥昨天也被他约去见面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?他和那个校长的死有关系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校长嘛,后来翔哥回来我有问他,他说……那个警察好像一直在问一些十几年前的事情,好像是一起杀人案吧,具体的他也不太清楚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恩,他好像碰巧和十几年前一个县长的死有点关联,不过这案子都过去这么久了,也不知道那个警察还查来干嘛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燃手中把玩的笔突然停了下来,思考了片刻,他开口道:“我知道了,还有什么消息,记得告诉我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燃哥,下次记得来我们店光顾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陈燃缓缓将手机放下,用手肘撑在桌子上,手指扶着高挺的鼻梁,眉头紧锁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大约几分钟后,他又拿起手机,打开微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知漫,我下了班过去找你,一起吃晚饭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放下手机,稍觉得有些不够,又拿起手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些事想和你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十点多了,想必这时候顾知漫应该醒了吧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同样感觉到冬天的不友好的人还有徐琛,他和方铭瀚面对面坐在一家早餐店里,已经冷的瑟瑟发抖,只恨自己早上为什么没有多穿一条秋裤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铭瀚丢了一根烟给徐琛:“冷吗?抽根烟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徐琛拿起桌子上的烟,放进嘴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不是说见死者家属吗?为什么带我来这家早餐店坐着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铭瀚抿了一口放在眼前的豆浆,说道:“你在这里坐了有十分钟了,现在你告诉我,你能推理出的信息有哪些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?信息?这个……”徐琛撇过头,看向早餐店里的伙计,“要说感觉的话……这家早餐店的分量很足,伙计也很勤快,我想老板应该是个xìng格很好的人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就因为他们给的食物分量多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,刚才我听到几个伙计在讨论老板感冒的事情,看得出来这几个员工很关心他们的老板,所以我想这个老板应该是不错的人,毕竟关心都是相互的嘛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铭瀚点点头:“还有呢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徐琛犹豫了一会,“我在想,这家的老板会不会是个女人?而且……她要么是离异,要么就是丈夫已故,总之,是个单亲妈妈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意思,这又是为什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老板都是在柜台负责收钱的吧?所以收钱的柜台那边,一定会放一些她的私人物品。刚刚进门的时候,我看到柜台的柜子里面放了几个相框,上面是一家三口的照片,孩子大概一两岁左右,照片很旧,应该有点年头了,而柜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一个粉色的花围裙,我想这个老板应该是个女的,并且有一个孩子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徐琛看着柜台的方向,分析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铭瀚又吸了一大口面,一边嚼着一边问道:“那么,单亲又是为什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个啊,刚才点单的时候,我隐约看到柜台的账本下面压着一本相亲的册子,我想,应该只有单亲妈妈才会需要相亲吧?”徐琛用手撑着脸,“如果是给孩子看的话,未免太早了一点,虽然那张照片看起来有些年头,但我想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年,也就是说,她的孩子最多也就二十出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听完徐琛的话,方铭瀚满意的点点头,又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,丢给徐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……我这根还没抽完呢……”徐琛拿着烟,有些不知所措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奖励。”方铭瀚回答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店的老板,就是我们要调查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中第三个死者的家属。”方铭瀚给自己也点了一根烟,叼在嘴里,“死者名叫林行生,是福和县的县长,他老婆叫许春穗,本来一家三口挺幸福的,没想到林行生在竞选上市长的第二天,就被人谋杀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铭瀚说着,吐了口烟:“许春穗呢,失去了丈夫,只能自己一个人把孩子带大。林行生在职的时候是个清官,家里没什么积蓄,许春穗就用最后一点钱来江城开了一家早餐店,一直经营到现在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。”徐琛恍然大悟,“所以老大你刚才是想看看我能不能推理出来许春穗的情况对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铭瀚点点头,将碗里最后一点汤喝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最好还是不要在店里吸烟哦,会影响到其他客人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铭瀚和徐琛同时抬起头,说这句话的是一个中年fù女,她正微笑着看着两人,虽然看得出来有些年纪,但无论是从妆容还是气质上,都绝不输那些二十几岁的小姑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您就是许春穗女士吧?”方铭瀚一眼便认出了她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咦?你们知道我吗?”许春穗有些惊讶的看着方铭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打扰了,我们是警察,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你,才冒昧拜访。”方铭瀚和徐琛纷纷亮出警员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许春穗有些讶异,但片刻后,又立马恢复了从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,请跟我到楼上的员工宿舍里面谈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罢,许春穗朝早餐店右侧的小门走去,方铭瀚和徐琛也纷纷站起身,跟在许春穗身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时钟转到十二点半,陈燃坐在咖啡厅里正焦急的看着手表,有些不耐烦。十二点半刚过一分钟,陆欣便出现在咖啡厅门口,她冲陈燃招招手,加快步伐走了过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模范男友,找我有事啊?”陆欣拉开陈燃对面的椅子坐下,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都这么久了,你爱迟到的毛病还是没改。”陈燃笑着说了陆欣一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学生会长大人,我错了,让您久等了。”陆欣稍稍向陈燃鞠了个躬,故作道歉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见陆欣这态度,陈燃没忍住笑了出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今天找你来是有正事要说的,上次我见到的那个警察,他经常来你们餐厅对吧?”下一秒,陈燃马上又变回严肃的模样,“我找校外的一个朋友查了一下,他好像在调查十几年前的案子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啊,该不会是吃醋了吧?哈哈哈。”陆欣笑道,“不过也对,这个警察嘛,比你高,虽然你们的风格不是同一个类型的,但至少人家比你有钱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他来的时候,我偷偷瞄到了他的车,啧啧啧,宝马,还有专门的司机,一看就是有钱人家。”服务员走到陆欣边上,她又转而向服务员说道,“一杯摩卡,谢谢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跟我在这贫了,方铭瀚这边在调查十几年前的杀人案,另一边又死缠着知漫不放,你不觉得蹊跷吗?”陈燃依旧一脸严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不许人家一边工作一边追女生啊,你和知漫都在一起两年了,这都到谈婚论嫁的阶段,这点自信都没有?”陆欣似乎依旧没有明白陈燃的意思,权当这是他打翻了醋坛子的表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燃用舌头tiǎn了tiǎn嘴唇,又不肯放弃的说道:“如果他只是想追求知漫,我当然不在乎,我只担心,他接近知漫是有目的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他为了咱们学校校长被谋杀的那件案子?不至于吧,我看知漫也给不出什么重要的证据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将咖啡端上来,陆欣拿起咖啡杯,轻轻抿了一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那件案子。”陈燃也跟着喝了一口眼前的黑咖啡,“我刚才有说吧?方铭瀚在调查十几年前的杀人案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知漫的父母不是二十年前死的吗?应该不是同一起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别忘了,还有知漫的舅舅一家。”陈燃撇过头,看向窗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章节目录

小说推荐

  • 村后有块玉米地

    农村小伙金晓明,因为童年时被刘寡妇拐到稻草堆里过了一夜,从此落下心理阴影,但他发奋图强,利用一座神奇的玉佛,最终战胜自己,成为乡村超级悍农,带领村民走向致富的道路!同时在村后那片玉米地里,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

    作者:莫乱广 乡村 已完结

  • 她的外国医生

    深夜,张欣在镜子面看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子,一阵寂寞袭上心头。 她今年29岁,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好。 但是半年前,她老公受不了她的需求,跟已经怀孕的她提出了离婚。 离婚之后,张欣考虑到自己年纪不小了,一个人把孩子生了下来。 因为忙着带孩子,她也没时间和精力找伴侣,只能每天晚上忍受着…… 这时,躺在婴儿床上的儿子突然哭了起来。 张欣连忙停下思绪,去哄儿子。

    作者:佚名 言情 已完结

  • 爱不曾经

    夜晚时分,华灯初上。“宴遇”内依旧人声鼎沸,空气中弥漫着烟酒混合着各类香水的味道。扑朔迷离的灯光伴随着嘈杂的音乐声嬉笑声一起,谱写出一曲又一曲属于都市男女的情欲恋歌。 对比大厅的热闹此时的三楼某间房内则显得过分安静。 “找了大半年的人,如今却在眼皮子底下发现了”昏暗的灯光笼罩着暗处斜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,沉声冲跪在地上的下属说到。

    作者:佚名 言情 已完结

  • 绝世匠神

    躲闪着老周的眼神俏脸羞红的问老周:“周师傅,我家的活还要多久能完工啊?”老周心中动,装作一脸认真的说:“现在活多,我现在在做的就有五家,而且还有十几家在排队,我得匀着来,别人家也想快些装好不是? 徐老师你们再急也得等等啊!"徐丽丽心里焦急,忍不住上前抓住老周的胳膊,一边轻轻摇晃,一边轻声嗔着恳求道:“周师傅,您多抽点时间给我们家干干活好不好?我跟我老公是住学校教师宿舍的,非常不方便,您速 度快一点,我们也好早一点搬家,求求您了,行不行?”老周感觉自己的胳膊陷入了一片柔软之中,骨头都轻了几斤,下面也一下子被撑得满满当当,立马他老脸一红,开口说:“行行行,那我这两天晚上就多给你家加加班,先干上两个通育,让你们家也能早点搬进来。 "那太好了!"徐丽丽顿时激动不已,差点忍不住在老周的老脸上猛亲一口。

    作者:老周 徐丽丽 言情 已完结

  • 仙武帝尊

    “外门弟子叶辰,因丹田破裂,再无缘仙修,现逐出正阳宗,终生不得再踏入正阳灵山半步。” 雄伟的大殿中,冰冷的声音如同上苍的宣判,充满了不可忤逆的威严。 下方,叶辰静静伫立在殿中,神色苍白如纸,伴随着那无限回荡的宣判,拳头也随之握了起来,兴许力道过大,指甲都插进了手心,浸出了鲜血。

    作者:六界三道 玄幻 已完结

您的位置 : 首页> 背靠暖阳,顾后方知